App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承娧 > 第三百四十章 難下

第三百四十章 難下

    看着來人終於有了動搖之色,顏娧鬼面底下勾了抹淺笑。燃字閣 http://m.ranzige.com

    王二已然清楚企圖已最少兵力拿下冀州城根本是作夢,賠了大半軍士染上疫病不說,疫病入城南許久也未見有患病消息傳出,一切就如同石沉大海。

    一事無成回到南楚之過,原本拿下冀州城這事兒便能揭過了,如今什麼都沒有成又損了兵將,更難交待了。

    「王將軍心中所想,不過安全返國,我想應該不難,只看將軍選擇如何返國了。」顏娧藕臂輕靠於膝,傾身問道,「端看將軍如何選擇。」

    不得不說裴黎兩家掌控下消息來得就是快!

    從王侖進君子笑開始,從軍簡歷便被整理好送達包間,只因系出寒門,家中行二,長期以來便被關緯欺壓至今,軍功封賞一概都賞給了關緯獨子。

    數年來進攻南境高山險惡之地亦是如此,給王侖的封賞猶如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身為副將的他只能眼睜睜看着關緯獨子都已有封號的綏邊將軍,而他仍是偏將軍。

    如今這趟有功無賞,打破要賠的戰役,真要挑出個人來背鍋,佐不過又是王侖得扛。

    老天願意饒了冀州城諸多百姓一命,為她送上這號人物,不感謝都不行吶!

    一聲王將軍,叫刀口舔血過日子的王侖嗅出了生存的契機,瞧不出鬼面底下神情而不可置信的抬眼,這時有人要送他一條路?

    能夠知曉他身份之人又是何人?如今的他還能挑什麼?

    顏娧取下鬼面勾着一抹淡笑問道:「瞧着王將軍意思,是願意了?」

    「呃——」看清了鬼面下之的俊逸少年,王侖愕然無言,心裡冒出諸多無奈苦痛,凝眉叱喝問道,「乳臭未乾的臭小子能成何事?」

    聽着事事分析清楚,看似充滿希望,怎奈竟是一場空,虧他一腔熱誠全都付諸東流

    「這不捉了你,還問了你?」顏娧全然沒有被訕笑的鬱悶。

    女裝的她時常被認大了年紀,男裝的她被認小了年紀,多一個不多,少一個不少,挺習慣!

    「」王侖頓時無言以對。

    說得十分在理,擒住他就夠了。

    顏娧有一下沒一下的轉着鬼面,偏頭問道:「想來王將軍也清楚,此次返楚大抵又是您得負責此次失敗,不如由傅同知為您寫這份奏報,如何?」

    王侖又是不可置信的眼神回望,若非今日進城是完全不在計劃內,都已經懷疑是否被監視許久?

    見王侖沒有立即回答,顏娧又添了把柴火,惋惜說道:「王將軍也老大不小了,難道甘心屈居關緯將軍門下,頂着偏將軍終老?」

    這話完全疙瘩了王侖,眼裡儘是灰澀,如鯁在喉的問道:「什麼條件?」

    「燒了那些屍體就地入葬,染疫軍士妥善醫治,關緯隨將軍處置。」顏娧眼裡閃過促狹,打趣說道,「以兵敗鎩羽亦是冀州功臣返鄉,全交由將軍作主。」

    「你說的這話,又有誰能作主?」如此提議王侖自然心動,長年被關緯壓制的不悅早已冒尖,如何平復得了?

    只是一旦他真將疫病源頭掃平,誰能保證真能獲得嘉許?

    「我來作主。」

    倏地,二樓客廂的花窗被推開,傅惟取下鬼面,身着同知服制,嚴肅睨着王侖,正色說道:「只稍將軍能解決疫病源頭,根絕疫病,八百里加急文書,定會在將軍返回楚國前到達。」

    「嘻——」顏娧偏頭覷了窗內凜然神色,漫不經心的問道,「大人來得也忒快,怕在下說錯話?」

    「裴公子說笑了。」傅惟恭謹里飽含着驚魂未定,仍不忘揖禮應道,「下官得知尋到遺物便匆匆趕來。」

    「裴公子?難道是寄樂山裴家?」王侖眼裡綻着

冬日青桔推薦:謫芳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