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媒体访谈
 
专家表示网络执政应成为官员第五种能力
浏览次数:7142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10月07日11:26   湖南电视台-etv《法制周报》

  网络执政应成为官员第五种能力

  ——本报记者对话权威专家

  来源:湖南电视台-etv《法制周报》

  由于方便、快捷,时下,互联网正逐步发展成为执政者民主执政、科学执政、依法执政的一个重要手段,也正成为民意直达高层的直通车。为此,本报专访了三位权威专家解读,他们是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毛寿龙,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夏学銮,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沈岿。

  ⊙《法制周报》记者李俊杰实习生易康辉

  网络能更好地反映民声

  法制周报(以下简称法周):不少人认为,网络执政或者说是互联网政治也属于解放思想的一种体现,您怎么看待这种说法?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毛寿龙(以下简称毛寿龙):互联网政治应该是解放思想的一部分,因为过去我们认为互联网没什么意义,很多信息都是匿名发布的,因此不少人对它的负面看法可能更多一些。但是现在看来,互联网越来越能反映民声,也体现了积极公民的一种精神。互联网对于问题的发现问题的认识都有好处,在这里面,我们敢于积极思考,敢于积极发现问题,积极搜集信息,积极发布信息,这些都可以说是解放思想的表现。

  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夏学銮(以下简称夏学銮):借用网络这种手段,政府能更好地了解群众的心声,群众能及时把自己的想法告诉政府,从而使我们的执政效率更高,更好地为人民群众服务,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手段,一个非常好的方式。通过网络缩短了政府和老百姓的距离,以后如果能发展视频,视频一开就可以直接对话了,现在上网只能用信箱、信息来沟通,我相信以后可以直接对话,用视频进行对话,这是可以达到的。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沈岿(以下简称沈岿):我觉得网络执政真正要注意的两个问题。简单一句话说,它不能作为一个形象工程,它要成为一种具有时效的执政方式。

  法周:前段时间,《法制周报》报道了湖南株洲市纪委书记杨平推行网络反腐的执政手段,您认为这一形式与传统的反腐模式比较起来,有什么优势和值得借鉴的地方?

  毛寿龙:网络反腐能提供很多我们现有体制很难得到的信息,但提供的信息到底真不真实,还需要公安机关和司法部门去落实。

  夏学銮:实际上网络这种通讯形式更加便捷,更加直接,因为它公开化了,谁都可以看到,人们就难以再隐瞒了,这就是它的优越性。但是这里面如何保护当事人,保护揭发的人,还有很具体的工作,当然还有一个核实真假的问题。

  沈岿:我总抱有一种态度:反腐工作的根本性还是在于真正建立一个权力制衡与权力监督机制,通过网络反腐能够更好地掌握信息,能够更及时地了解相关的情况,如果没有一种真正的权力制衡的话,只依靠网络这种方式还是不行的,因为它只是一个帮手,一种工具。如果在基本的机制没有改变的情况下,它所起的作用是很有限的。

  网络执政应成为官员

  执政的第五种执政能力

  法周:很多政府部门都在努力推行网络执政,那么,它对决策层,比如中央、省级有关部门等,对执行层,包括市、县级干部,和应用层,如基层百姓,分别有什么样的现实意义?

  毛寿龙:对决策层来说,我想更多的是利用网络看看现行的决策有什么反馈,这样的话,可以改善过去的决策,还有就是看哪些决策比较重要,在决策的时候可以优先给予考虑。对执行层而言,主要是通过网络来宣传政策,只有让老百姓理解了政策,政策才能更好地执行。对老百姓来讲,主要就是积极参与到网络上去。一方面在网络上可以搜集到很多信息,通过网络来了解政策;另一方面,尽可能为网络提供更多的信息,做一个积极的网民。

  夏学銮:要利用互联网更好地为人民服务,科学执政、民主执政、依法执政,我认为,每个层面都有它自己要做的工作。一方面,政府官员可以充分利用网络这个平台去搜集人民群众的反映和需求,让出台的政策更理性、更能满足人民群众的需要,使政策更为科学、民主。人民群众也应该如实地在网上发布信息,如果信息是虚假的,会增加政府工作的麻烦。另外一方面,政府应该核实人们反映信息的真假,这些都是很重要的。核实以后要立即处理,因为通过网络反映民意本来就是节省时间,如果迟缓了,它的优势就发挥不出来。

  沈岿:对于民众,我觉得应该有两方面,一方面就是要带有一种积极的态度去参与,如果说对某些公共决策有兴趣的话,不妨通过这种方式参与到决策过程当中去。另一方面,大家可以通过网络执政这种方式,发现运行过程中出现的一些问题,以便及时反映,然后供有关部门研究。

  法周:网络执政在执行过程中确实收到了一些效果,但是有些老百姓担心网络执政这种方式会不会成为政府的一种常态。

  夏学銮:我认为,网络执政只是政府的一种手段,不能让所有的工作都在网上进行,面对面的服务还是必不可少,比如说一个困难户反映自己的困难,经过核实了,要解决困难还是得亲自送粮送钱,网络执政不能代替面对面的服务。大量的工作还是面对面的,面对面的服务才有情感,网络是虚拟的,包括信息的核实也是在网络以外。政府要通过网络收集一些有用的材料和线索。到底有没有用,还得经过调查与核实。网络执政是民主执政的新的形式,新的手段。

  法周:毛教授,您曾经在一篇文章中提到,网络执政是官员执政的第五种执政能力,请问您是怎样理解第五种执政能力的?

  毛寿龙:政府一般涉及到立法、行政、司法、还有面向媒体,当然网络也差不多和媒体一样,但是又与媒体有差别,它是一个新兴的领域。政府的立法能力、行政能力、司法能力、应对媒体信息的能力,对于网络来讲,可以算作是第五种执政能力。

  网络执政给解放思想

  将带来哪些契机?

  法周:从中央到地方,都十分重视网络执政这一执政方式,对于执政理念来讲,您认为这是否是种信号?

  夏学銮:实际上,现在的政府上网工程已经很多了,几乎每级政府都有市长信箱、领导信箱等等。很多老百姓可以直接向党政主要负责人写信,网络执政本身已相当普遍了,我认为,将来肯定会更多地利用网络作为一种执政的手段。但是它还是不能取代干部与民众面对面的接触,深刻地了解情况。因为网络本身就有局限性,因为很多网友都是匿名的,有很多虚假的信息。要更加阳光,更加和谐,才能发挥网络执政的功能和作用。

  法周:有人在网上发表评论称,不上网的领导不是合格的领导,您怎么看待这一观点?

  沈岿:我觉得这不是一个领导是否合格的评价标准。要理解上网是什么意义上的上网,因为现在通过上网来获取信息是大家都会采取的一种方式,你不要求他,他同样也会做,因为这样可以了解更多信息。如果把上网理解为,作为领导干部必须有一个信箱,必须有一个来接待群众来信来访的渠道,必须通过网络的方式来表达对决策的一些想法,等等。我觉得这个不能一概而论,而且在尝试的过程当中没有必要把领导放到那样一个位置上。

  我们知道有许许多多来自民间的压力,领导其实不一定能意识到这种压力多么大。如果说一个真正好的领导他真心实意地为民众服务的话,他可能会面对更多意见,压力很大,在这些意见和压力之下甚至无法及时做出一个合理的决策,他需要协调很多部门的利益关系,这样的事情他又没有办法在公共信箱里面、在一个公共的网页里面跟大家去交流。我们可以看到任何一个国家,西方发达国家也好,我们国家也好,在作出决策的过程当中,要协调各方面的利益,这些利益协调过程的本身不见得就一定要公开,如果公开的话,可能反而会影响最终决策的合理性。不妨把上网理解为了解信息的一种方式,不见得每个领导都要通过网络去直接面对群众。

  法周:网络执政给解放思想将带来哪些契机?

  毛寿龙:网络本身也可以让老百姓多接触信息,多开动脑筋,多思考问题,让个人的利益更好地与国家利益、公共利益结合在一起。

  沈岿:实际上我们一直在改革,不断在寻求各种各样的方式,不断在突破传统的方式。如果说网络执政能够对解放思想起促进作用,我们也一定要慎重。不能认为网络执政和解放思想要必然挂起钩来,好像搞网络执政就是解放思想,不搞网络执政就不解放思想,这样的话就好像让我们网络执政成为一种运动,但这种运动过后有可能会成为一种空虚的东西。

  夏学銮:实际上网络是上传下达的一个桥梁,一个渠道,一个平台,实际上在落实过程当中,很多实际性的工作都是通过大量的工作人员面对面来解决。网络首先是信息平台,其次是管理平台,再就是服务平台,如果意识到了,可能对执政者的执政观念、执政思想的转变有一定的促进作用。其实互联网技术对思想解放就有一个促进作用。(本报博客地址:http ://fazhizhoubao2008.blog.sohu.com)

 
更新日期:2008/10/11
 
上一条:  关注和讨论天津塘沽爆炸事件
下一条:  毛寿龙:期望农民是职业选择而非身份界定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本栏目相关文章==
关注和讨论天津塘沽爆炸事件
毛寿龙:期望农民是职业选择而非身份界定
总理讲坛的听众们
机构调整一小步 职能调整一大步
富人该怎样说话
长三角公务员走向聘任制 选才高门槛工资变透明
 
Copyright(C) by 知子 since 8 February 1998. WIAPP 9 Years of Advancing Liberties in Chinese World 京ICP备05033283    
“制度分析与公共政策学术网站”由知子创建、维护,著作权、版权由原作者所有,评论、发表、转载与原作者联系,
网站转载请取得本站授权,并注明转自“制度分析与公共政策学术网站”。
欢迎您!第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