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工作论文
 
中国政治发展的理论逻辑
浏览次数:7485


时    间:2008年9月28日

   
    毛寿龙:我们今天上午读书会开始,这次读书会本来是想请一个美国人来讲,讲美国正在进行的大选,那个人最近有事,临时改变日程,一下子找不到新的人,只好我来亲自讲了。今天的主题是中国政治发展的逻辑,这个主题应该说是一个很学术化的题目,我们并没有要求去解决当前什么问题。我记得20多年前,有一帮年轻人去莫干山开会,讨论经济体制改革问题,当时有好多研究生、博士生,全国征文3000多篇文章,入选130篇文章,到那里讨论价格改革问题,涉及到一个很重要的逻辑问题:价格到底是管好、命令控制好、还是完全放开好?还是走中间路线,管一管,又放开的双轨制好?刚开始大家讨论的基本逻辑是控制价格,完全政府来定;还有一个逻辑是双轨制,政府要管,但是要放开一点。老一辈的人没有任何人会想价格可以完全放开这么一个思路。
    当时有一些经济学家——有一些还是学生提出来,认为价格是应该完全放开,当时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就是国家定价格按玻璃的面积算,大家都生产薄玻璃,如果按玻璃重量来算,大家都生产厚玻璃,而且中国的玻璃都是不安全的,为什么?因为安全性没有考虑在价格的构成因素里面,外国的玻璃一砸全碎了,我们的玻璃一砸不碎,然后把人划伤。这样解决不了经济问题,所以完全放开的机制是很重要的。
    那么,政治发展是不是也存在同样的逻辑?我们从理论上回顾一下。大家学过政治学都知道,它的理论有很多种,至少有两种价值观。第一种,政治现代化理论。大家看过亨廷顿的《变革社会中的政治秩序》,有这么一本书,以他为代表的政治理论或者政治发展理论,特别强调政治的稳定,特别强调国家机构的制度化,特别强调权威,也特别强调秩序。他强调的是如果没有秩序,国家肯定是不发展的,发展中国家的重要任务就是要确保政治是稳定的,这样国家才是能够建设好的,它有权威和秩序。八十年代中期,九十年代初左右,中国也有类似的一批学者——未必都是政治学家,也提出很多新权威主义的观点,说中国应该怎么样,这是一套逻辑。
    还有一套逻辑大家可以看到,也是政治学的基本理论和语言。即政治民主化,提倡公民权利和自由,提倡宪政逻辑,从宪政角度思考政治发展的问题。我们这次的莫干山会议并没有涉及到两种逻辑的争论,大家基本都是在讨论宪政逻辑,包括讨论了很多技术问题。上次会议对价格改革非常有影响,那次价格改革会议以后,有一个人开会的时候就准备好了回来要被免职,这次我估计没有这样的人。没有这个打算的人,上次有打算,回来写一个报告给中央,中央看见了以后,很多人批示,批示完了说以后要多重视年轻人的学术观点,所以他说中央从来没想过价格可以放开。二十多年前价格放开了到目前为止,就是现在。可能很多人没有想到我们奶粉市场价格放开实际上是有利于奶品质量提高的,河北的奶现在没有人喝了,没有人收了,每天倒掉3000吨牛奶,三元和内蒙古的蒙牛可以千里迢迢跑到河北去收购,但是要增加成本,如果价格不提高,没有人有积极性;你不让它价格提高,不让这些人采取价格手段保护自己的利益是不行的。今天我们在美国的朋友说要给我们寄奶粉,如果我们在国内买得到高质量的奶粉,他们不会给我们寄的,这是另外一个问题。
    现代化理论明显强调内在的控制,或者命令服从。比如说它强调国家建设,政治稳定,权威和秩序。特别强调稳定压倒一切,这一点也是比较明显的。用控制的方法来实现秩序,用胡萝卜的方法来实现权威。他是维护权威,用所有的资源,理念来维护现有的权威和秩序,所以很多人会讲这个理论太保守了,缺乏变革。控制理论除了发展中国家的政治经验为基础形成的政治现代化理论以外,实际上在传统的政治学理论里面,也同样可以找到类似的逻辑。比如说国家拥有“主权”,什么叫主权?就是sovereignty。所谓的主权就是主子的权力,就是他垄断生杀大权,即使现在像美国总统布什,他还有这个权力。他虽然没有杀人的权力,但是他可以有赦免的权力——意味着对暴力的垄断权,只有国家才有暴力,所以他特别强调权力的集中,而不是分割——如果是分割也只是分工,像立法权,行政权和司法权三者分工,分工的背后实际上是一个至高无上的权力,而这个权力是独立于一般的操作意义上的司法权、立法权和行政权的。权力是完全集中到一个点,你会看到所有政府实际上都是中央政府的政府,而不是本地政府的政府,最近张千帆写文章说,中央政府拿财政鼓励地方去精简机构,这个做法是不对的,地方政府的规模应该让当地老百姓自己去决定地方政府的规模,自己去决定公共服务的数量,他说的意思就是说地方政府是当地的政府,而不是中央的政府。
    另外一种现代理论,这就是极权理论,意味着经济社会、政治、文化、新闻、私人生活都是被国家控制,甚至你自己内心的一些想法都要让别人知道,让国家知道。所以它实际上是一个现代化的国家理论,而且是二十世纪最重要的政治理论和最重要的政治实践。国家主权理论是二十世纪之前形成的,后来形成了现代的民族国家,极权理论实现得最好的就是希特勒了,像柬埔寨的波尔布特,现在金正日还是那样。我们任何一个人去北朝鲜,要搜身,手机不准带进去。如果能管理思想的话最好给你吃颗药。这个理论在中国古代也同样有这样一个理论基础:一个人要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个平其实就是服从的意思,我一个人一站,你们都要听我的,如果不听我,我就要“平”你,所以它是一个天下秩序的理论,武力得天下。没有武力,这条理论没有用。中国古代的政治理论基础就是任何个人都是王的臣,这个有点像罗马帝国时期的。凯撒把一个国家灭亡了,手段是多种多样的,平时还可以用其他胡萝卜的方法,这个权威和秩序体现一个天的权威,或者是普天的秩序,它的基础实际上是以霸道为基础。这个理论跟国家主权不太一样,国家主权是局部于一个国家的范围内,极权理论如果扩张,是世界的。古代理论是天下秩序的理论,如果跟现代民主国家联系在一起,就变成了局部天朝的秩序。如果可能,这种秩序在我们眼里已经是根深蒂固了,我在菲律宾见马来西亚问他哪的人,他说我是马来西亚人,我再看他不吱声,他说我爸爸是福建人,我妈妈是湖北人,我问他的意思是中国意义上你是哪的人,而不是现代民族国家主权理论上去问哪的人——只要是中国人都知道、他们也说我们南洋的中国人,只要中国强大了,他们的日子就好过,只要中国不强大,他们的日子就很难过,我说以后我们搞航空母舰搞到那,你们日子就更好过了,这是天朝秩序的延续。
    自由法治的秩序逻辑,在这个逻辑下,个人是很自由的,充分自主,你对你自己承担责任,拥有你自己的权利。成本收入是对称的,不强加成本、也不强加收益给别人,你自己认为是有价值的,别人可以对你进行交易,但是不能干涉。自由组合的家庭,家庭的私人生活拥有最高的权利。村落、社区也一样,包括基层自主治理的政府:市政府、镇政府、乡政府,村里面搞道路,社区要把门口的花修一下,摆两个石狮子,或者在社区里面村里面有一些自治协会,养花协会啊,或者各种各样的区域组织,区里面搞家政服务公司,或者说我不以经济方式来做,合作方式也可以做。大家都出人工,谁家孩子没人看了,哪天谁有空就来看,不要交钱了——这是合作的方式。还有志愿者,社区里面有人没孩子,谁喜欢孩子就过来看孩子——这是志愿者的方式,不管以什么方式都是自主治理的,这个跟社区孩子村的治理是不搭界的。现在全北京小孩子全部在千里大奔忙,去上学,为了让人大附中,多少孩子五点半就起来了,晚上九点半才回家,这说明他不是交叉管理,没有一个良好的学区为基础,谁也不考虑小孩子的利益。包括水管,或者是流域的一个区,跟你的居住区不一样,但是是联系在一起的。这是自由法治,自由自主的基本逻辑。这样产生了全国性的政府,政府管基础设施、管军队、区域转移支付、老百姓基本权利的保护。奶粉市场上政府应该管的是什么?每一个地方实际上公共服务层次上是平等的,上海提供公共服务,北京提供公共服务,不存在级别问题。上海市政治局常委,浙江一般的省级干部,或者是某些城市它级别就高,某些城市级别就低——不对,凭什么他的级别高?等你衰落了,你还比我级别低啊。各级政府在公共服务上是平等的,你可以跟我协商,你缺钱了我捐点钱给你也行,每一级政府都有它自己的主权,也可以上下级合作,而不是命令服从中产生的秩序。
    我们可以看到人类社会,这是一个理论逻辑,从制度上来讲有两种理论逻辑,有好多变种,不同的政治学理论里面,可能会有一些差异,但大体的逻辑是一样。一种逻辑强调等级,强调差序;一种逻辑强调的是自由的、自主的、合作的秩序,这两种逻辑从现实政治里面有一些推演。最简单的命令服从逻辑,比如说两个人都是会打架。我要夏业良听我的话,他肯定不听,我们就打起来,他打不过我,就再找人,然后我也再找人。我跟他们说你看这是一根筷子,一折就断了,但是拿一捆一折折不断了,这样就组织一帮人开始混战。人与人之间的战争最后导致有组织的战争,然后导致组织力、命令服从力、人格魅力,也包括你的道德力量。儒家学说、道家学说、宗教都可以。这时候你会发现在这种环境里的经济基本上是自然的经济,你要搞其他经济,比如说有的商人从我这买了东西去其他地方卖,是要被杀掉的。社会只能是家长式的社会,这样可以控制,所以政治是一种单中心的政治。如果有多个中心,那就搁在一起打,最后打到一统天下,又变成一个中心。
    另外一种逻辑,自由自主的逻辑,你会发现人与人之间其实有一种和平的可能性。这样就会产生市场经济,产生自由竞争的市场经济。社会也一样,有朋友,有家庭,就可以导致平等合作的公民社会,一种是大家合作,共同看小孩,还有社会自主自愿,我选举一个看小孩的家长,由你来组织大家看小孩,但要承担责任。最后会慢慢形成一个遵守规则和秩序,导致秩序和规则面前人人平等的宪政法治。
    这两种逻辑所关注的东西是很不一样的。比如说控制服从逻辑更多去关注国家能力、国家生死存亡,我们好多知识分子都在忧国忧民,说国家财政能力下降,国家组织能力下降,更多人说我们抗震救灾很好,我们国家还是很有能力的,我们搞奥运会又搞得很好,我们只要想组织什么事情,什么事情都是组织得很好的!你看北京的天也挺蓝的。这是一个控制服从逻辑的自然而然的肯定,你看你想组织什么都可以组织得很好,你要组织民主我估计也组织得很好,过去有人跑到中国乡下去看,他发现中国的村民选举比美国要民主得多,而且非常完美,觉得中国的村民民主是理想模型,而美国和很多国家的民主都有问题,但是这个村民民主一旦缺乏“组织”,就没有了。所以它强调、关注的是一个组织性,关心国家至上,人民至上,国家主义,这个逻辑可能会导致很多辉煌的事情,比如说跑到飞船外面去走一圈之类的。(笑声)这个逻辑关心一个筷子会断掉了,十个筷子不会断。
    但是有另一种逻辑:我不关心筷子,我关心的是怎么让筷子变成钢筋。不要说一根筷子会折断,如果它变成钢筋一样不会折断!到底能不能长成钢筋和参天大树,提供良好的空间?这套逻辑更多关心个人的生死存亡。一个人死了,那是很大的问题,一个人得结石了,也是很大的问题,一个人吃了有毒的东西也是非常大的问题。它不会说“一场危机到来了实际上也是一个机遇”。为什么?一场危机到了,对一些个人就是危机,没有说对一些人是危机,对别人就是机遇——那肯定是另外一个想法,第一种逻辑。有些人都死掉了,还是一个“机遇”?!这种话只是有第一种逻辑的人才能说,第二种逻辑关心个人生死存亡,一个人受伤害了就是受伤害了。
    第二种逻辑强调个人至上,人的生命财产、幸福是第一位的。个人是在先的,政府和国家是次生的。很多问题上,实际上个人负有全面的责任,并不是说国家要承担责任的。第一种逻辑认为奶粉出事国家要负责,第二种认为奶粉出事自有承担责任的人——让问题企业里参与此事的人负责。还有统一与分裂的问题:控制服从逻辑会强调国家能力,这样地方和各个派别的力量就会有冲突,国家价值和地方价值,派别价值的冲突,国家至上与地方和派别价值冲突,国家统一和行政分权相互冲突,最后导致有一个大皇帝,有好多土皇帝,有一个命令控制者下面都是一大堆命令控制者——一个地方的科技局长也能贪污2000多万,最后导致市场是分裂的,搞成地方主义;产权也是分裂的——行政性地、强制性地分裂,和国家更高形式上的强制性的统一是联系在一起的。所以可以看到,在前一种逻辑下统一与分裂的问题非常严重。但是如果是自由自主的政治理论逻辑,你会看到国家是以个人为基础的,地方和派别也是以个人为基础,统一于个人。不同层次的公共服务,你是安徽人就可以统一到安徽去,现在住到北京也可以统一到北京,你拿了美国护照,也可以统一到美国。它是可以统一于不同意义上的,你又是孩子的家长,可以参加家长协会。它是一个市场的一体化,每个人交易自然就形成统一的市场经济,人口自然而然会流动,行政就缺乏分裂了,社会也缺乏分裂了,没有这个问题了——没有强烈的需要搞统一了。你会发现它是一个自由和自主合作意义上的统一,你会看到反而是以分权这种逻辑奠定基础的国家,反而没有统一和分裂的问题;反而是以命令和服从逻辑为基础的,这个统一和分裂的问题非常严重。罗马时期就会看出来,经常会有统一和分裂的问题,历史上的任何帝国实际上都有统一和分裂的问题。

    对个人来讲你也可以看到,命令服从逻辑往往会导致一种强制力上的爱情、友情或者是忠诚,叛徒的问题,出卖的问题。背叛的问题也特别严重。自由自主的权利,忠诚也是你自己选择的,只有责任问题,既然他是你的好朋友,你对你的好朋友是有责任的,既然他是你的孩子,你作为父亲是有责任的,作为家庭成员是有责任的。但是你可以自由选择国籍,也可以自由选择朋友,保证自己的基本权利和基本自由是不可放弃的,没有任何人可以出卖任何人。像第一种逻辑这个问题就很不容易:到底在天下和朋友之间选择哪一个?这是有很大的冲突。你可以看到它是一个抽象的第一,还是具体的个人的第一?国家第一、集体第一、正义第一?按第一种逻辑,布什在救市,搞出7000亿美元把坏资产买进来。或者又搞“一个梦想,一个世界”。个人第一的话,梦想是多元的,世界是多个的,你自己去选,它是自强第一的。不同的逻辑所关注的问题是不一样的。所以你可以看到林妙可奥运会要听命令,为了国家利益要听命令,你不听命令就麻烦了——这个问题在我们这不是问题,但是一到国外问题就大了,因为这是一个成为国际名人的非常好的机会,哪怕她有缺陷。但是她几分钟就成了英雄了。全世界40亿人看,结果全世界都发现她是有问题的,所以有两个英雄。我们讲不成问题,他们来讲就是大的问题,他们认为这个成绩就是你个人的,所以我们说在自由的逻辑下去思考问题,和在命令和服从逻辑上去思考问题,想法是不一样的。
    现在,我们回头思考一下中国政治发展的一个基本的逻辑,我们来看现实逻辑了。过去讲命令服从逻辑,导致有组织的战争,往往是军阀混战,或者是三国演义,第一段是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有组织的战争经过一段时间,人心思定,更有能力的人或者更有阴谋的人控制了国家,战争结束了,天朝帝国就开始了。天朝帝国有朝一日因为命令逻辑的失效,导致军阀混战,他们都非常讲礼义廉耻。
    关键问题如果是还按照这个逻辑搞下去,那中国基本上还是在原来的统治下生活。欧洲最早的时候,通过民族国家理论,国家主权理论,建立了现代民族国家,后来又有极权主义的理论让希特勒横扫欧洲,但是现在欧洲逐步以自由和自主的逻辑在形成欧盟,欧盟这个体系实际上是打破了欧洲。而打破它的动力,与它的市场发展是有关系的。欧盟的前身是欧共体,市场经济,一大堆条约,还有其他,货币,主要是经济一体化,市场的逻辑非常重要。然后慢慢使得欧洲的公共服务的整合,使得欧盟成为必要,有些地方穷,有些地方富,有些地方公共服务有项目合作,像莱茵河上游,中游,下游很需要合作,整个国际反恐也需要欧盟出来协调,包括各种各样的基础设施问题。欧洲是一开车就到国外去了,我们还有边境贸易,边境人员流动,边境旅游,他们走一走就是边境了,几乎全是边境。市场经济发展,公共服务的发展,使得城市开始自治,民族国家在逐步退出,慢慢形成欧盟治理的经济。我们工业原先是以重工业为纲的,专门搞钢铁,现在我们搞市场经济,有粮食,前所未有的富裕了。以市场为基础了,钢铁,现在全世界钢铁产量连续十多年第一;公共服务业你可以看到,社区产生了很多自主的需求,而且形成了一种新的自主治理的空间。农村是行政村,行政分割的,农村搞基础设施建设,搞治安,搞保洁,改厕,改水等等,以自然村为基础,包括它的产业的发展,杨梅发展,辣椒发展,本地的奶牛,已经慢慢形成,都需要技术,没有技术是有问题的,然后自然而然形成专业性的协会,所以农民实际上自主治理也在发展。城市也一样,搞经营性城市的发展的自主空间越来越大,城市实际上通过基础设施,通过城铁,地铁,还有其他环境保护方面的努力,实际上也在取得很多自主治理的能力,即使要干预也越来越难了。尤其是户籍制度正在逐步突破,你说要收费其实已经越来越困难了——尤其是沿海,内地的人一到沿海,一下子过去2000多万,深圳的龙岗,我刚去过,12个人里面11个是外地人,只有一个人是本地人,而且这一个本地人还是外地搬过去的,行政分割已经不可能了。人是资源流动。
    目前来讲,我们基本上还是一个双轨制,从法律上来讲都是确保公民权利,目前的很多做法,包括责任政治,官员要问责,目前还是双轨制,但是这个双轨制有重有轻,有点像我们经济改革的初期。有没有可能完全以新的逻辑反思我们中国政治发展的基本的思路、逻辑?或者说还是像过去那样维持原有的逻辑?或者说是维持双轨制?这是需要思考的一个问题。

 
更新日期:2008/10/6
 
上一条:毛寿龙  资本主义的道德与英雄
下一条:李文钊  治道变革理论:一种分析地方政府改革的框架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本栏目相关文章==
毛寿龙 陈建国 蓝茜  山东日照公共建设项目招投标制度创新调研报告摘要
毛寿龙  资本主义的道德与英雄
李文钊  治道变革理论:一种分析地方政府改革的框架
毛寿龙  市政债券与治道变革
毛寿龙  三农问题背景中的村民自治
毛寿龙  引咎辞职、问责制与治道变革
 
Copyright(C) by 知子 since 8 February 1998. WIAPP 9 Years of Advancing Liberties in Chinese World 京ICP备05033283    
“制度分析与公共政策学术网站”由知子创建、维护,著作权、版权由原作者所有,评论、发表、转载与原作者联系,
网站转载请取得本站授权,并注明转自“制度分析与公共政策学术网站”。
欢迎您!第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