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媒体访谈
 
富人该怎样说话
浏览次数:7838

2008年03月18日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熊剑锋

  自从2006年荣登胡润百富榜中国首位女首富之后,玖龙纸业(2689.HK)董事长张茵还没有像今天这般成为全国焦点。

  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作为全国政协委员的她,提交了三份提案,内容分别是降低高收入群体的税负、减少对进口环保设备的关税,以及修改劳动合同法、取消无固定期限合同。 
 
 
 

  三份提案一经报道,舆论哗然。普遍的观点是,张茵作为政协委员,却只为富人说话,“不可以这么做”。也有人站出来为张茵“撑腰”,直言“政协委员来自社会各个阶层,各个领域,他们代表各阶层和领域对国家政策方针提出意见和主张,本是很自然的事,这是一个国家政治生活正常化的体现,也正意味着中国民主政治的进步”。

  联系之前地产富豪任志强多次“祸从口出”的例子,“富人说话”似乎一下子成了十分敏感的事情。富人该不该说话,他们究竟该怎么说话?

  警惕富人“话语权”?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关于“富人话语权”的第一次争论,在此之前,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的“为富人说话为穷人办事”的言论就引起过较大争议。

  去年7月,茅于轼在媒体上发表了《为富人说话为穷人办事》的评论文章,认为现在社会上为穷人说话的人很多,替富人说话的人很少;另一方面为富人办事的人很多,为穷人做事的人很少。原因是为穷人说话会得到大多数人的赞同,即使说错了也只是技术性的错误,而不是立场的错误,而我国是一个特别讲究立场的国家。立场错了一切都错。为富人说话则恰恰相反,所以都为穷人说话,没人为富人说话。

  茅于轼因此表示,现在的情况是许多人为富人做事,为穷人说话;很少人为富人说话,为穷人做事。“这样一个社会是很不正常的,是容易出问题的。所以我要反其道而行之,为富人说话,为穷人做事。”此文一出,反对、质疑之声顿起,茅于轼也被迫继续写文章辩解。为什么公众对富人的话语权反应如此激烈,如此警惕和担忧?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毛寿龙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这种激烈的反应有着多方面的原因。首先是当前确实存在一些特殊利益集团以权谋私的情况,由此导致和强化了社会不公,尤其是贫富差距过大现象。民众对此十分反感,他们对于富人为自己说话的反应,正是这种情绪的一种宣泄。

  最高人民检察院原检察长贾春旺在此次两会所作报告指出,从2003年到2007年五年来,立案侦查贪污贿赂、渎职侵权犯罪案件179696件209487人,已被判决有罪116627人;2007年有罪判决数与立案数的比率,较2003年提高了29.9个百分点。

  2008年2月下旬的《?望》周刊载文指出,中国的基尼系数(用于衡量收入差距的主要指标)已经高于所有发达国家和大多数发展中国家,也高于中国的历史高点。世界银行数据显示,中国的基尼系数已由改革开放前的0.16上升到了目前的0.47,已经超过了国际0.40的警戒线。中国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王小鲁在去年5月完成的一份报告中披露:“中国居民收入中的隐性收入可能高达4.8万亿元,按现有统计数据约相当于2006年GDP的26%。灰色收入可能占其中的主要部分。”

  毛寿龙认为,国内由于各种原因存在“仇富”的土壤,贫富差距的扩大和收入分配不公更加剧了这种情绪。茅于轼也在文章中表示,帮富人说话肯定是不受欢迎的,由于大众受传统理论的灌输,富人被认为是剥削者,“为剥削者说话当然错了,我国又有‘仇富’的传统。”

  此外,在最近学术界对相关话题的讨论中,“民粹主义”这个词被频频提及。毛寿龙表示,民粹主义的外延非常广泛,但是在当前国内,其核心特质是“用不思索的民意来削弱正在形成的有利于自由、权力、法治和发展的制度”。

  以此次“张茵事件”为例,毛寿龙认为,张茵并非是为富人说话,而是为大家说话,为大家考虑制度选择的问题。张茵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其并非为自身说话,而是站在自身阶层的角度上提出对国家有利的看法。

  毛寿龙表示,之所以会出现民粹主义的现象,一方面与社会整体受教育程度欠缺、知识不够普及有关,另一方面与当前社会的急功近利和浮躁心态也有关。

  毛寿龙表示,民众的情绪找到了发泄口,却弄错了对象。茅于轼在文章中也表示,他所说的为富人说话不包括贪污盗窃、以权谋私、追求不义之财的那些人,而是指诚实致富,特别是兴办企业致富的企业家和创业者。

  “解放思想先要解放表达”

  与上次茅于轼发文引来几乎一边倒的指责相比,此次公众对“张茵事件”的反应有了很大不同。

  在“张茵事件”被媒体广泛报道后,公众明显分成了两个阵营,并进行了激烈的争论。毛寿龙对本报记者表示,对此次两会的观感是“开始变得有点意思了,辩论开始了”。

  批评者指责张茵为自己的利益阶层说话,是在逃避企业社会责任。他们引述贾庆林在全国政协十一届一次会议上所作报告说:“各级政协委员是各界群众的代表人士,应该具有‘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崇高境界,真诚倾听群众呼声,真实反映群众愿望,真情关心群众疾苦。”因此张茵的表现偏离了一个政协委员的本职。

  他们同时质疑,政协委员中的富人往往对自身阶层的情况更为了解,如果让富人为穷人代言,富人能够真正代表穷人说话吗?能说好吗?“与其让富人为穷人代言,不如改善政协委员的构成,让穷人也有自己的代言者。”一名接受采访的专家表示。

  与此同时,尽管张茵否认自己是在为自己的阶层、为富人说话,但大量的民众包括政协委员都参与到了辩论中来,支持“为富人说话”的行为。

  律师出身的全国政协委员刘红宇指出:“一部新法律出台,总会影响利益各方,不论是站在自身立场提出要求或者作什么调整,只要是合法的,都应该是正常的。”全国政协委员、华侨大学校长吴承业也表示,政协作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民主形式,之所以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就是因为能发出各种声音。

  张茵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没想到自己的提案会引起如此大轰动,但是作为一个老政协委员,“像今年这样的情况我第一次看到。我们的会议越来越进步了,委员发言都很自如,甚至针锋相对,讨论很激烈,这本身就是一种进步。大家都可以持自己的观点来讲话。”

  在一些观察者看来,此次两会的一个明显特点是“增量民主向社会底层的倾斜”??高官代表明显减少,一线工人代表比上届增加一倍以上,基层农民比上届增加七成以上,农民工代表首次进入国家最高权力机关。这是一个进步,不过问题在于,全国1.5亿名农民工,仅仅3名代表,而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中的富人又有多少呢?在富人代表有权为自己阶层代言的同时,农民工也应该有数量相对平衡的代表发言。

  或许正如新华社记者在评述这场交锋时,引述《人民日报》今年2月22日评论地方两会的文章所言,“解放思想先要解放表达”,因此这样的交锋“是我国民主政治进步的体现”。

  

 
更新日期:2008/4/15
 
上一条:  机构调整一小步 职能调整一大步
下一条:  长三角公务员走向聘任制 选才高门槛工资变透明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本栏目相关文章==
关注和讨论天津塘沽爆炸事件
专家表示网络执政应成为官员第五种能力
毛寿龙:期望农民是职业选择而非身份界定
总理讲坛的听众们
机构调整一小步 职能调整一大步
长三角公务员走向聘任制 选才高门槛工资变透明
 
Copyright(C) by 知子 since 8 February 1998. WIAPP 9 Years of Advancing Liberties in Chinese World 京ICP备05033283    
“制度分析与公共政策学术网站”由知子创建、维护,著作权、版权由原作者所有,评论、发表、转载与原作者联系,
网站转载请取得本站授权,并注明转自“制度分析与公共政策学术网站”。
欢迎您!第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