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制度评论
 
为了市容有必要消灭小摊小贩吗
浏览次数:13022
毛寿龙


时间:2006年08月16日09:46  


 

【来源:南方日报报业集团-南方都市报】 【作者:毛寿龙】 
  8月11日,北京市海淀区一城管队员在执法中被无照商贩刺伤致死,以身殉职。从法律的角度来说,城管队员严格执法,遭到无照商贩暴力抗法,城管队员自然是执法英雄,理应受到人们的称赞,而无照商贩为了一己私利,居然暴力抗法,并且伤害城管队员致死,理应受到法律的处罚。 
      这是无可争议的。
  但是,在为英雄而痛心、在对不法商贩痛恨之后,从公共管理的角度来看,很多问题的确值得我们进一步思考:
  一个美丽的城市,一定是一个没有小商小贩的城市吗?回答是不一定。这有很多理由:
  一个没有小商小贩的城市,可能是高收入者的天堂,却可能是城市贫民的地狱。一般来说,城市中总是有一些谋生技能有限、生计比较艰难的人,这些人在福利国家一般都是依靠福利救济和慈善组织的慈善活动而生存,但是对于尚在发展中的中国来说,刚刚起步的有限的政府救济和慈善组织的活动,还不足以让这些人能够生存下来。这些人,往往会找个地方,摆个摊,做一点小本生意,以此来谋生。这些人摆摊做小生意,往往不是长久之计,一旦有更好的工作,就会放弃摆摊,所以也不会费尽心思去申请执照,他们没有什么资本金,也不可能去租个门面来经商。所以,总是有一些人依靠无照摆摊来生存。政府确定城市无摊化的政策目标,可能有利于改善市容,但断了城市贫民的生计。在政府尚无系统的福利政策养活这些城市贫民的情况下,一个无摊化的城市,很可能是城市贫民的地狱。
  一个没有小商小贩的城市,可能是美丽的城市,但可能是没有历史、没有传统的城市。一个城市的发展,不仅仅是高楼大厦拔地而起,立交桥四通八达,更在于它是有历史传承的。一个古老的城市,往往是小商小贩的城市,因为正是有小商小贩,城市才由小到大发展起来。笔者曾经访问英国,发现一些古老城市的市中心也有摊贩,当地人说这些摊位已经有1000多年的历史了,他们为此而感到自豪,而这些摊贩的边上就是高档商店。豪华商店与传统摊贩共存,超市与摊贩比邻,看起来不可思议,却是一个有历史感的城市象征。实际上,如果北京真的实现了无摊化目标,看起来可能是整齐了许多,但让人感觉失去了很多传统的东西:小商小贩们很有文化韵味的叫卖声没有了,传统小吃如冰糖葫芦、糖炒栗子、烤红薯,也没有了,而这一切却是北京的象征,比高楼大厦要珍贵得多。这些东西可能在一些人眼里不入眼,却是这个城市土生土长的人的城市记忆。而正是这些记忆,和现实中存在的摊贩活动相辅相成,构成了北京人对城市的认同,构成了美好城市的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一个美丽的城市,不是单向度思维的城市,而是多元化思维的城市。一个单向度思维的城市,往往体现一些人的偏好,一些人的利益。这些人有权有势,可以只顾自己的眼福和偏好,却罔顾别人的意见,乃至忽略他人的生计。他们喜欢笔直的道路,城市道路会越来越直;他们喜欢地道,过街天桥就会消失;他们喜欢大马路,马路会越来越宽。过段时间,这些人走下了舞台,另一些人上台了,整个城市规划又完全变样了——在这样的思维中,他们如果不喜欢摊贩,小商小贩也必然消失。
  可惜的是,小商小贩是城市贫民的生计,不摆摊,就没有活路。在急迫的生存面前,小商小贩与执法的城管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一般是城管一出现,逃生经济立即迅速移动。但偶然也会冲突,冲突中不是商贩吃亏,就是城管受伤。
  一个多元化思维的城市,会照顾多方面的想法,容纳多方面的利益。不仅会有天桥,也会有地道;不仅会有宽阔的大道,也会有通常的微循环;道路有直有弯,地面有起伏,也有平坦。既有大超市,也会有小商小贩的点缀。这样的城市,是大家的城市,而不是一些人的城市。自然,也是稳定的全面发展城市,而不是多变的畸形发展城市。
  城管殉职了,我们都很痛心。他是在为这个城市而努力,他值得我们尊敬,值得我们纪念。
  但是他为之而努力的城市,并不是我们心中的梦想城市。我们心中的梦想城市,是一个能够给城市贫民以起码生计的城市,也是一个有传统、有历史、有记忆的城市,更是一个具有宽容心,多向度发展的城市。
  这样的城市,肯定是既有高档商店,超级大市场,又有小摊小贩的城市。我们逛完高档商店,走出超级大市场,在小摊小贩面前买一个烤红薯,要一点糖炒栗子,最后手上拿着糖炒栗子边走边吃。这样的享受,即使是来参加奥运会的贵宾,也是心向往之的。
  为了市容为了奥运,我们有必要消灭小摊小贩吗?不!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行政学系教授)
 
更新日期:2007/11/6
 
上一条:毛寿龙  馒头国家标准为何成为笑话?
下一条:  新劳动法的政策逻辑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本栏目相关文章==
毛寿龙  政府软实力提升与治道变革
毛寿龙  开心网的现实意义
毛寿龙  行政问责制的问题与思路
毛寿龙  中国人口问题的政策分析
毛寿龙  什么是服务型政府?
毛寿龙  馒头国家标准为何成为笑话?
 
Copyright(C) by 知子 since 8 February 1998. WIAPP 9 Years of Advancing Liberties in Chinese World 京ICP备05033283    
“制度分析与公共政策学术网站”由知子创建、维护,著作权、版权由原作者所有,评论、发表、转载与原作者联系,
网站转载请取得本站授权,并注明转自“制度分析与公共政策学术网站”。
欢迎您!第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