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制度评论
 
中国足球新秩序“乱”中生成
浏览次数:8836
鲁朗    摘自:外滩画报

 “一些人说,中国足球市场现在很乱,这是用集权管理的旧眼光看待问题。看似混乱之中其实蕴涵了一种新的内在秩序”。毛寿龙24日下午在电话里说。

  中国人民大学行政管理学系毛寿龙教授不是足球的爱好者,但这并不妨碍他对体育 这一公共服务领域的管理思路和改革走向发表自己的看法。以下是《外滩》(外滩记者)对毛(毛寿龙)的采访。

  《外滩》:中国足球市场的斗争双方,从几大俱乐部以足协对立上升到了市场力量与体育总局这个行政机构的对立,您怎么评价体育总局这个行政机构的未来走向?

  毛:过去,国家体委改革为体育总局,是行政体制改革没有到位的原因导致。当时有一种建议直接改革为全国体协,类似经济领域众多专业部位的改革一样,但由于具体的人事因素,保留了体育总局的半官方身份。但这个局已经从政府序列里被撤出去了。

  《外滩》:这种变化是否意味着一种根本变化,体育领域的发展应该由市场而非由政府来主导?

  毛:体育本身不应由国家来运作,而应该权力下放,这是一个共识。在政府层面,更主要应由地方政府而非中央政府来运作。但由于我们历来在体育中寄托了太多非体育的因素,例如“准政绩目标”、“爱国主义”等要素,使体育市场的管理和发育有些不伦不类。

  由于这些非体育目标的存在,使中国的体育市场化发展迟缓。我认为,阻碍体育市场秩序形成的因素有两个:一个是国家意志,一个是现实的官员利益格局。

  在以人为本的执政理念之下,我国体育市场的改革应倡导一种价值变化:从以金牌为主,转变为以健身、健康为主的理念。

  《外滩》:您说的这个现实的利益格局,似乎是很多矛盾的根源?如何梳理这种利益纠葛?

  毛:体育运动项目大体上可以分为两种:私益性物品和公益性物品。前者可以以俱乐部的形式发展,后者由于赢利能力不足,可以由地方政府、体协利用社会资金推动发展。当然,体育的公益性与私益性并非截然分开。比如美国NBA是私益性的商业项目,但各城市球馆仍是当地的公益设施。

  在体育服务项目中,把那些具有观赏性、群众积极参与的项目发展成私益性项目,挖掘其商业价值,应是市场化发展的重点。

  《外滩》:行业协会在其中发挥怎样的作用呢?它的管理权和经营权如何界定?

  毛:从这个意义上说,体协是一个很大的行业协会,它可以受政府委托,做一些公益性的体育项目,也可以代表政府在体育方面作出各种规划。更主要的,它是一个公益性的管理机构。而一般性的专业协会,例如足协或田径协会,则可能是公益性的、也可以是私益性的。例如皮划艇、田径等公益性协会,必须要依靠官方资金或社会资金来发展,但足球因为本身具有市场发展内涵,足协可以发展成一个私益性的组织。

  现阶段,中国足协应将足球的公益性内涵和私益性内涵分开,既发展公益性部分,也发展私益性部分。

  至于足协的行业管理权,正在转变为一种行业处罚权,它可依据章程,处罚一些会员俱乐部。但这种处罚不能像工商部门和公安机关罚款那样简单,而应着眼于创造一种优良的秩序,处罚行为由处罚原则走向秩序原则,不在于罚款多少。

  至于商业性经营行为,这是行业协会应该极力避免的。协会不能直接运作商业,否则丧失了行业管理的公正性。

  《外滩》:现在来自体育总局的一种观点认为,甚至可以取消联赛,恢复专业管理,退回到体育“举国体制”的体制中去,您怎么看?

  毛:怎么能取消体育的商业化部分?即使是政府,也不能取代市场或禁止别人做市场,那将给政府带来很大麻烦。这么大联赛,靠政府机关和行业协会自己能搞起来吗?

  我认为,体协虽然代表了一些政府目标,但不是政府本身。在体育协会之外,政府和社会需要发展出一些体育项目,这不一定必然属于行业协会管理的范畴。行业协会也不应该出于自身利益的需要,压制或限制这些项目的发展。

  在中国足球领域,目前商业投资人与行业管理机构之间矛盾激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足协作为一个行业协会,与会员俱乐部之间并不是一种平等的伙伴关系,仍然采用隶属关系。实际上,行业协会不能要求所有的俱乐部都来参加你的协会,不参加你的协会,那些俱乐部仍然可以进行体育运动。

  其次,体协应遵循民主规则来行事,建立合理的内部治理结构。现在,政府、体协、足协这三级层层隶属的关系是不合适的,是面对上级的负责制。因此,这要求行业协会既要从下面运作资金,又必须对上级负责,造成了很大的矛盾和张力。

  《外滩》:您能否对体育领域的行政管理改革进行一些预测?

  毛:类似林业局、体育总局这些机构都不具有政治性色彩,在未来是属于必须撤销的机关。这种非政府性的公共服务部门,应该变成协会来处理。这是我们首先在理论上要搞清楚的事情。我一贯主张用“多中心自主治理”来发展中国的公共服务领域,主张我们要走出“单中心集权管理”的旧模式。

  我个人不了解足球运动,但我认为现在中国足球整体上有进步。这种进步并不是技术水平上的进步,而是制度意义上的进步——从集权管理向分权管理的进步,是可观赏性项目商业化运作的进步。

  至于目前中国足球看似混乱其实蕴涵了新秩序的诞生。现在,一些俱乐部已经发出了自己的声音,这就意味着可能形成某种新秩序。对于这种新秩序,体协也应该用新方法、新眼光来对待。


【出处】
外滩画报
 
更新日期:2007/10/6
 
上一条:毛寿龙  红河乡镇长直推直选的治道变革意义
下一条:毛寿龙  从制度上思考陶乐的巨额债务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本栏目相关文章==
 
Copyright(C) by 知子 since 8 February 1998. WIAPP 9 Years of Advancing Liberties in Chinese World 京ICP备05033283    
“制度分析与公共政策学术网站”由知子创建、维护,著作权、版权由原作者所有,评论、发表、转载与原作者联系,
网站转载请取得本站授权,并注明转自“制度分析与公共政策学术网站”。
欢迎您!第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