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IAPP书评
 
博弈论视野下的制度与IAPP框架下的制度之比较
——读《比较制度分析》
浏览次数:9361
中国人民大学行政学系2002级博士生 王巧玲

“除非我们对于制度是何物以及它们如何形成有一种共识,否则,认识到制度重要并不能说明什么。”(P5)
青木在《比较制度分析》一书的开篇就提出了这样一个观点。的确,“制度是重要的”只是一个价值判断,但如果我们不能就制度本身有一个清晰的认识,这个“价值判断”也就失去了其存在的价值。在《比较制度分析》一书中,青木以工笔画法逐步向我们描绘了一幅博弈论视野下的制度演进图。不过迄今为止,对于什么是制度,制度是究竟以何种状态存在的,制度演进变化的动力又是什么,如何用制度的理论来解释现实中的现象这些问题,学术界并没有达成统一的共识。基于此,在细读本书以后,我想就目前比较成理论体系的两种制度观——博弈论视野下的制度观与IAPP分析框架下的制度观进行些许粗浅的比较分析。
一、         有关制度的定义的比较:
 
1、   理论框架的价值基础
青木在提笔作画以前,强调了其作此画的目的,在于真实的反映现实状况,而不在于表达自己的好恶。因而所做的将是制度的比较分析,而不是规范分析。而IAPP理论分析框架则明确表示以古典自由主义作为自己的价值偏好,也就是说IAPP的分析不仅要反映现实(主要由具有很强实践倾向的实证研究来反映),还要做出价值判断(主要体现在制度绩效评价标准的开发及运用上)。这种不同主要源于两种理论框架关心的对象不同,虽然两者遵从的都是方法论上的个人主义,但《比较制度分析》的着眼于对私人领域中组织问题的分析,而IAPP则更关注于公共领域内的事情。
2、   人性假设与信息问题
在制度分析的逻辑起点上,两种制度观均把对人性假设列为支撑制度大厦的基石。青木以“个人的有限理性以及信息的不完备性”作为画的底色。他指出:“制度演进的基本原因是个体参与人的有限理性。在信息不对称和不完备的约束下,制度以浓缩的形式为参与人提供了有用信息,但这里的微妙之处在于,不论制度如何发挥信息传递作用,信息都不可能以明确的方式完全透明和完全可传递。”(P 280)因而,在《比较制度分析》一书中,信息处理问题是其分析的核心内容。为了说明不同性质的信息有不同的传递效果,青木把信息分为“数码型”和“意会型”两大类,并提出不同的信息需要不同的制度安排来保证其传递的有效性。IAPP也认为信息问题是制度分析的关键,并把信息分为“科学知识”与“时空知识”两大类,同时认为这两类信息是相互纠缠在一起的,因而能最有效使两者结合的制度便是最好的制度。
3、   对制度把握的方式
接下来,青木开始动手描绘“制度”的基本构架。“制度是关于博弈重复进行的主要方式的共有信念的自我维持系统”(P11)。因而制度的主要特征是浓缩了一定信息、被公众所普遍接受的、自我维持的一个系统。由此看来,博弈论视野下的制度观突出了理性功能——将信息以浓缩的方式传递有利于节约信息收集成本,其“自我维持”特性则强调了制度的稳定性要求。
IAPP认为制度是对制度相关人的行为选择有普遍约束作用的规则集。这个定义主要是通过强调制度的约束作用来体现人类行为的可预见性。除此之外,IAPP还从以下三个角度来把握制度:(1)事实:人类社会存在着各种形式的行为规则,它有各种各样的表现形式:法律、规章、合约、良心、习惯、习俗等等。(2)价值:人类社会的行为规则本身包含着一些价值,如应该如何,不应该如何。(3)逻辑:人们对特定的规则有着特定的理论逻辑,如立宪的规则、集体行动的规则、操作的规则,作为生活方式的规则;经济的规则,政治的规则,民主的规则,独裁的规则等等。
二、         有关制度演进的比较
 
以上的比较都是基于制度静态方面的,下面我们来对制度的动态方面来进行比较分析。
1、   制度共时结构与制度的互补性
制度化关联的共时结构与历时关系是青木用重彩描绘的两个维度。对制度共时结构的分析是从横向角度考察制度的结果。青木把纷繁复杂的社会从理论上简化为由几个基本领域组成,其中包括:社会交换域、交易域、组织、组织场以及政治域。在实际的社会生活中各领域之间是相互联系的、相互影响、相互渗透,因而各个领域中发展出来的制度相互也是关联在一起的,并且在博弈均衡的状态下,各制度之间是相互支持、相互加强的。这样的制度之间的关系就是互补的关系。
对于这个问题,IAPP理论显然有不同的描述,但区别主要在于分析的出发点和角度。博弈论视野下的制度主要是从外在表现的制度之间的协调关系进行考察的,而IAPP主要是从根植于人内心深处的冲动——即人行为选择的动力出发来进行考察的。IAPP理论分析框架将社会中的各种资源按照人的需求分为几大类:权力、财富、良心、美以及社会认同,并以此为基础从理论上划分了五个相对独立的领域:政治、经济、道德、审美以及文化。在这里人作为复杂社会中的人,其内心冲动被设定为是包含以上五种自愿需求组合。因而不论是制约这权力资源分配的制度、还是制约财富资源分配的制度都将对人的行为选择产生影响。同时,由于这五种需求统一于人的内心之中,指导着人的外在行为选择,因此决定这些资源分配方式的制度必须是相互支持的,否则就会使人因为内心深处的矛盾冲突而表现的无所适从。
2、   制度历时关系与制度的替代性
制度在纵向的运动结果就不同制度的相互替代。根据博弈论的观点,尤其是主观博弈论的观点看来,制度的变迁主要博弈参与人“为了应对外部冲击和内部危机,竞相进行各种决策试验,以寻求一种有活力的新策略,替代旧策略。”从客观因素方面来看,“外部冲击和内部危机”是影响或动摇参与人先前的共有信念的原因。因而外在因素的变化即可能起初只发生在某一个域内,后又因为制度的共时影响关系引发了其他域内的变化,从而导致了整体制度的变迁。
在这一点上,IAPP理论分析框架的考察范围与博弈论制度观所列的影响因素是相类似的,也可以说前者对后者是有所借鉴的。
3、   作为内生规则的制度与作为外生规则的制度
博弈论视野下的制度观在帮助我们理解制度使有一个非常大的优势,那就是它解释了制度的内生性与外生性的关系。“参与人基于共有信念而做出的策略选择共同决定了均衡的再生,均衡的再生反过来又强化了它的概要表征。这样,制度成为自我维系的,浓缩于其中的信念也被参与人视为当然,除非发生了动摇共有信念的事情。通过这种方式,制度虽然是内生的,但同时又客观化了。基于均衡分析,我们能够理解制度的双重性质——内生性和客观性,正是这双重性质导致了人们对制度观做出内生规则论和外生规则论这种多少有些让人疑惑的区分。”(P13)
从目前看来,IAPP理论分析框架对制度的内生性和外生性没有做详细的讨论,但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在进行运用理论框架进行制度分析的过程中,往往是采取相对区分法,即把相关制度环境视为是外生变量,而要分析的制度对象作为内生变量看待。
 
 
更新日期:2007/10/5
 
上一条:毛寿龙  政党政治与民主发展的基础
下一条:中国人民大学行政学系博士生 王巧玲  对制度的逻辑分析与历史选择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本栏目相关文章==
 
Copyright(C) by 知子 since 8 February 1998. WIAPP 9 Years of Advancing Liberties in Chinese World 京ICP备05033283    
“制度分析与公共政策学术网站”由知子创建、维护,著作权、版权由原作者所有,评论、发表、转载与原作者联系,
网站转载请取得本站授权,并注明转自“制度分析与公共政策学术网站”。
欢迎您!第 位访问者!